財經聚焦

地膜國標落后回收困難 白色革命成白色污染

日期:2013-05-29

地膜:白色革命成了白色污染

由于超薄地膜的泛濫,地膜回收困難,隨著使用時間和用量的增長,滯留在土地里地膜越來越多。白色革命慢慢成了白色污染

河北農民張寶春家的春白菜已經可以上市交易了,“五一”后種的花生也長出來一大截了。栽種這兩種作物,張寶春都用了地膜。用地膜,保濕保溫,出苗好,作物還可以提前十天左右就成熟,上市交易可以賣個好價錢。

1979年,我國以蔬菜為主進行地膜覆蓋技術實驗研究,獲得成功,1982年便在全國范圍內大規模推廣。中國工商大學輕工業塑料加工應用研究所教授許志國告訴記者:“地膜是繼種子、農藥之后我國農業耕作史上又一場革命,其對作物增產增收、反季節種植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地膜的使用很快就由實驗階段過渡到了自覺使用。”

但是,由于超薄地膜的泛濫,地膜回收困難,隨著使用時間和用量的增長,滯留在土地里的地膜越來越多。“白色革命慢慢成了白色污染。”許志國說。

放眼過去,一片白茫茫

張寶春家一共有10畝地,每畝用8斤左右的地膜,每斤地膜的價格是五元到六元。

地膜非常薄,稍微用點力就會破。“包裝上標的是雙零八(0.008mm),其實也就是雙零四雙零五那么厚。”張寶春說。

“我們這里賣的只有這一種規格。有厚的也沒人買,厚了就貴了。”張寶春說。

張寶春在播種之前先在地里散上除草劑,然后再附上膜。

“用了膜的種子就是比不用的長得水靈長得好。”張寶春說。

據統計,僅2010年一年全國農業塑料地膜年銷售量就已經達到118.4萬噸,覆蓋面積達3.5億畝。而且越是干旱少雨的地區,比如西北地區,用地膜的現象就越普遍。據農業部門的統計,2012年僅甘肅一省,各類農作物地膜覆蓋面積達2200萬畝,地膜使用總量達13萬噸。

超薄的地膜,經歷了風吹日曬很容易老化。拿種花生來說吧,收花生的時候,老化的地膜甚至能夠碎到指甲蓋那么大。“開春整地時,用耙子倒一倒,能把一些稍大的清理出來。”張寶春說。

隨著地膜使用的推廣,地膜的危害也逐漸顯現。地膜的成分是聚乙烯,埋在地里100年都不會腐爛。播種時,種子點在地膜上有些無法扎根,作物的出苗成活率受到影響,本來是糧食增產法寶的地膜由于治理難題已經開始嚴重影響作物的產量。

“撿得再仔細,至少也有20%的地膜留在了地里。”張寶春很無奈。

清理出來的地膜被堆在地頭,風一刮,田邊的雜草上甚至是樹上掛滿了白色塑料薄膜。也有人會將清理出來的地膜直接燒掉,難聞的氣味混著黑煙飄得到處都是。

而在地廣人稀的黑龍江地區,很多農民干脆直接用機器將地膜打碎混合在土壤里。

“用完的地膜沒人愿意要,去賣廢品還得洗干凈,幾分錢一斤還不夠工錢。”張寶春認為,地膜堆積如山是因為地膜太難收集,回收的價格又低導致,“如果國家能鼓勵10斤舊膜換1斤新的,我們就愿意去換了。如果能提高回收的價格,不用我們自己動手也有人專門來收了。”

治理該從鼓勵回收開始

1979年,在日本人石本正一的指導下,我國開始以蔬菜為主進行地膜覆蓋技術實驗研究,獲得成功。1982年,開始大面積推廣,應用于糧、棉、油、煙、糖、瓜、果、藥、茶、麻等廣泛的栽培領域,遍布全國30個省、市、區。總面積超過日本居世界之首。1984至1993年的10年間,應用該項技術新增產值576.28億元、新增純效益488.15億元。

地膜覆蓋技術曾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1981年至1998年總計推廣面積達8.5億畝以上。地膜使用不僅有效地促進了我國農業的快速發展,還有力地推動了石油化工、輕工塑料、農業機械、供銷商業等相關產業的發展和科技進步。

上世紀九十年代,國家出臺了地膜使用標準,規定地膜使用“國標”為0.008mm,但是允許有0.003mm的誤差,正是有了這樣的規定,0.005mm厚度的地膜在各地非常普遍。

20年前的這個標準,明顯落后而且也沒有得到很好執行。

“這個標準不是強制性的,只是推廣性的。”許志國教授認為,標準幾乎無人監督也是超薄地膜得以橫行市場的一個原因。

“盡管地膜污染還不會影響到糧食安全,但是土壤里地膜成分的增加,會阻斷土壤水系、肥料的正常輸送,而且也會影響作物扎根,另外地表的白色污染也越來越嚴重。”

我國也生產可降解地膜,但是由于價格高,一直無法在國內暢銷。一家生產可降解地膜的廠家在接受電視臺采訪時表示:80%以上的產品用于出口。

許教授認為,地膜技術在糧食增產增收上起著不可估量的作用,在危害性的日益顯現的今天,政策體系的支持顯得非常緊迫而且必要。“惟有政策體系的支持才能制止超薄地膜的使用和廢舊地膜污染問題。”

許志國教授曾經在新疆做過地膜使用試點。實驗結果表明,如果地膜厚度達到0.01mm以上,且在作物二遍水之后而不是等到作物成熟就揭掉地膜,地膜老化程度減輕,完全可以完全回收。

“農民很在意成本核算,國家應該出臺政策鼓勵以舊換新,鼓勵農民將地膜清理出來,采用賣掉而不是燒掉的辦法處理。”

另外,許教授也認為國家可以給企業出臺標準,不允許企業生產超薄地膜并加以監督。“也可以鼓勵企業回收,回收后的地膜可以加工成聚乙烯塊,用于其他產品的生產,比如公園的塑料圍欄。鼓勵的方式可以參照一些其他國家的做法,比如生產的其他產品可以免稅等等。”

一位黑龍江的受訪農民表示,由于費時、費力,即便是使用了完全符合國家標準的地膜,農民也不愿清理地里的殘膜。新疆尉犁縣農業局局長李忠曾對媒體坦言,缺乏實用、有效的殘膜回收機械,已成為治理工作進一步推進的主要障礙之一。

 法治周末  記者 焦紅艷

最新无码专区在线视频,中美日韩亚洲印度在线,欧美偷拍,理论免费观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