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界資訊

168.8億元損失3.8億撥款 巨災險離我們還有多遠

日期:2012-05-18

今年的5月依然不太平,甘肅、江西、湖南等省受嚴重風雹、洪澇災害侵襲,災情嚴重。5月15日,財政部、民政部向這3個省的災區緊急下撥3.8億元中央自然災害生活補助資金,用于受災群眾緊急轉移安置、過渡性生活救助、倒損住房恢復重建和向因災遇難人員家屬發放撫慰金。

3.8億撥款何以彌補168.8億元直接經濟損失

巨災保險制度久呼不出,原因何在?風險時時處處發生,如何等待?

保險很無助

國家減災委辦公室初步統計顯示,截至5月16日,洪澇風雹災害已造成全國1311.9萬人次受災,直接經濟損失168.8億元。

3.8億元的補助款相對于168.8億元的直接經濟損失,只能算是杯水車薪。對此,有專家強烈呼吁,必須盡快建立巨災保險制度。

“從國外巨災保險制度建設的先進經驗看,建立我國巨災保障制度一方面有‘水到渠成’的問題,即需要一個與之相適應的經濟和社會發展環境;另一方面也有‘逐步完善’的問題,即任何一個國家和地區的巨災保險制度一開始均不可能是盡善盡美的,它總是在發展的過程中不斷地加以完善。從我國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現實情況看,已經基本具備了發展巨災保險的條件,特別是在汶川地震之后,完善并創新社會管理的時代要求決定我國需要建立巨災保險制度,特別是在東日本大地震之后,經驗教訓再次啟示我們要加快巨災保險制度的建設。”中國人保財險執行副總裁王和表達了他的鮮明觀點。

今年有突破

記者注意到,今年年初,中國保監會新任主席項俊波曾指出,農業保險巨災風險準備金制度還沒有建立,農業保險運行存在較大風險隱患;國家政策支持的巨災保險體系還沒有建立,自然災害風險分散轉移和補償救助機制缺失。這兩項工作被列入了今年三項重點工作之中。

然而,已近年中,農業保險的相關立法已有突破,但巨災保險制度卻難覓蹤影。

“這個制度的設立是需要從體制、財政、技術這3個方面來加以解決。比如技術,需要對整個中國的地震風險進行非常好的風險評估,測算損失的可能性有多大,才能去做具體的制度性安排,但目前評估的精細程度能否滿足整個制度設計要求,還不好判斷。此外,還必須對全國的房屋進行統計,中國在1986年做過一個全國房屋的普查,之后的2005年,又做了一個針對全國1%人口的抽樣調查,附帶房屋調查,因此,直到現在,都沒有一個更新更全面的數據,包括房屋的分布、結實程度等。”北京師范大學副教授方偉華昨日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分析說。

在方偉華看來,巨災風險模型的研究在中國有非常好的科學基礎,但是把所有東西都整合在一起的時候,是有問題的。而由于缺乏非常好的量化支持,使得國家在做制度安排時必然會遇到障礙。另外一點,便是立法問題,比如相關稅收政策的制定,對于保險公司能否開展此項業務至關重要。

另一位權威人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則透露了相對樂觀的信息:“年初時,保監會已經將這項工作作為重點,目前來看,今年應該會有實質性的進展。”他告訴記者,目前在技術條件上應該說已經研究得比較透徹,保險業承擔這樣的風險沒有問題,但關鍵要看國家參與的程度、保險業參與的程度以及再保險方面的風險安排,即制度設計的選擇是關鍵。就立法而言,可能會相對慢一些。

局部出動作

盡管未見有重大進展,但局部動作也能反映出這項工作的推進程度。

“民政部門正會同保監會等有關部門,研究建立災害保險制度,以發揮保險在災害風險轉移中的作用,拓寬災害風險轉移渠道,推動建立規范合理的災害風險分擔機制。目前,已在浙江、福建、廣東、廣西等部分省(區)推行了農房保險試點及相關工作,鼓勵政府和百姓共同出資購買保險。一旦發生自然災害,對于倒塌或嚴重損壞的農房,除政府給予相應的資金補助外,保險公司也能給予相應的理賠,這有助于受災群眾提高恢復重建的能力。。”民政部救災司司長、民政部國家減災中心主任、國家減災委辦公室常務副主任張衛星向記者介紹說。他指出,《國家綜合減災“十二五”規劃》已經作了具體部署。

在王和看來,巨災保險制度建設面臨許多困難,但不能總是等到巨災發生之后再來討論巨災保險制度建設問題。當前,根據我國成功實踐,建議分災種、分地區開展試點,如建立洪水流域基金、農業巨災保險基金等,在局部取得如“浙江農房保險”“廣西農房保險”等成功案例,以點帶面,逐漸搭建起我國巨災保險體系。

迎戰大暴雨

5月13日,中國大地保險江西分公司客戶服務部查勘員余良平來到某集團露天倉庫,眼前的景象讓他傻了眼:倉庫的積水漫過了腰線,存放著的商品四處漂浮。不得已,余良平只得挽起褲腿、赤腳走進這片“汪洋”,進行現場查勘。

前一晚,江西遭遇了入汛以來最強降雨襲擊,省會城市南昌出現長時間內澇。不僅是江西,湖北、湖南、甘肅等中國南方部分地區遭遇今年以來最強的降雨過程。

搶救

武警戰士搶救老百姓的生命,保險查勘員搶救客戶的經濟損失。連日暴雨讓余良平和145名同事已經數夜未眠,確保報案電話線路暢通,隨時待命趕赴現場查勘施救。中國大地保險成立了暴雨災害理賠專項工作小組,建立了24小時值班制度和災情報告制度。

下午4點,當余良平趕了100公里的路抵達某集團露天倉庫時,他還沒顧得上吃午飯。跟很多查勘員一樣,余良平只是在車里準備了一些餅干和礦泉水。他說:“早一分鐘趕到現場,就能更早地與客戶取得聯系,了解受災情況。”

在某集團露天倉庫里,余良平招呼工人將漂浮在水面上的商品趕緊打撈起來,清洗干凈。他告訴記者:“這些商品在水里多泡一分鐘,客戶的損失就增加一點。我們能做的就是幫助客戶減災減損。”

根據中國大地保險的數據:因此次中國南方部分地區暴雨災害公司接到報案100余起,估損金額超過200萬元。根據江西保監局不完全統計,截至5月4日,江西省保險公司因暴雨災害接報案近800件,大部分集中在財產保險領域,估損金額為4790萬元。

委屈

“現場查勘總是要受點委屈,客戶常常不理解我們的工作,作為查勘員只能耐心解釋。”余良平告訴記者,前兩天,就發生了這樣的情況。客戶的汽車在積水中熄火,因為著急,客戶嘗試著打火發動。

根據相關免責條款,如果車輛在積水路段熄火后,車主試圖再次啟動,或者在沒有熄火的情況下快速沖行,保險公司會認定這些系人為駕駛過錯,由此造成的損失不予理賠。

這樣一來,客戶自然不樂意,與余良平發生了口角。對此,他顯得很委屈:“我們都是按照保險條款處理,客戶對這類免責條款大多不了解。一般的,我們會站在客戶角度考慮,能賠的就賠了,但是,涉及理賠數額較大的,可能就無能為力了。”

對此,保險業專家指出,車輛涉水時,如果水面超過了排氣管,禁止啟動發動機,最好馬上撥打救援電話,并盡量使車輛前高后低,使排氣管中的水流出,經專業人員檢查沒有進水后再重新啟動汽車。同時,車子涉水熄火后,應立即關閉點火開關,不要試圖再次啟動發動機,否則會使發動機損壞加重。

“另一個更加保險的辦法,客戶可以考慮購買車輛‘涉水險’。”上述專家分析到,涉水險是車主為發動機購買的附加險。保險車輛在積水路面涉水行駛或被水淹后致使發動機損壞可給予賠償。

思考

經過了這次大暴雨的洗禮,余良平感觸頗深。他說:“5-7月是江西災害頻發的時節,暴風、驟雨、水災、內澇、雷電時常發生。購買一份合適的保險真的很重要。”

目前,保險覆蓋面和滲透率都比較低。余良平舉例道,一個客戶為了節省成本,為工廠投保了基本保險,在這場大暴雨中,工廠里存放的貨品被淹,由于購買保險產品中,水災屬于除外責任,所有損失只能客戶自己承擔。

對此,保險專家強調稱:“從國際視野看,保險業的強大補償功能,使其成為許多國家特別是工業化國家災害損失補償機制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在許多國家遠遠超過政府對災害損失的補償。”

不少業內人士則提出,在我國災害問題日益惡化的背景下,國家宜將保險業納入綜合防災減災體系,通過明確的保險業戰略定位與大力發展保險業的政策取向,讓其成為國家綜合防災減災體系中的生力軍。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發生里氏8.0級特大地震,僅四川地區就造成68712人遇難、17912人失蹤。巨大的生命及財產損失使得舉國哀痛,這是我國歷史上的重大災難。自2009年起,每年5月12日為全國“防災減災日”。它警醒我們要提高防災減災意識,并努力減少災害所造成的損失。

5·12地震發生后,保險在救災過程中發揮了非常積極的作用。數據顯示:截至2009年4月底,四川省共接到涉及地震的有效保險報案235910件,已結案235757件,有效案件結案率99.94%,已支出賠款8.53億元。其中大約60%左右的報案是各保險公司主動尋找的,有的公司甚至達到90%以上,共回訪重災區客戶240.22萬人,其中取得聯系216.24萬人。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地震的理賠金額與災難損失之間還存在著較大的落差:汶川地震造成的死亡理賠平均額度僅有1萬多元,相比之下,日本阪神地震人均理賠為250萬元,中國臺灣地區九二一南投大地震的理賠額為30萬元。可見,國人的保障意識及防災意識亟待提高。

面對災難,保險也許是災后最好的處理機制:它能夠合理有效地分散和轉移風險,促使全社會形成合力,共同抵御災害的侵襲;它可以補償災難給家庭乃至社會造成的傷害,使災后的生活快速回到正軌,最大限度地撫平災難帶來的傷痛。例如,在2011年4月美國遭受龍卷風后,雖然造成重大的人員財產損失,但是商業險的高投保率讓幾乎每個受災家庭都獲得了保險理賠。

筆者看來,防災首先要保人身安全,和財產險相比較,大部分以生命為賠付條件的人壽保險(如終身壽險、定期壽險、兩全保險等)都未將地震、洪水及海嘯等自然災害排除到保險理賠范圍外。換句話說,如果被保險人遭遇上述自然災害而導致身故,除特殊說明外,受益人都能獲得相應的保險理賠。

另外,意外險(如意外傷殘或身故類)也是降低災難或風險損失的好選擇,地震等自然災害也被納入大多數意外險的保障范圍。與人壽保險相比,意外險具有更好的性價比,即可以用較少的經濟成本,最大化地減少災難風險所帶來的經濟損失。

自然災害我們也許無法預測,但人壽保險在災后給出的人身保障和經濟保障確是實實在在的,它能夠讓災民忍受一時的災難而非一世的落難;自然災害也許我們無力減少,但防災減災的意識我們可以提高,它能夠減輕災難所造成的經濟損失,讓我們更從容淡定地面對災難。     

來源:[ 國際金融報 ]

最新无码专区在线视频,中美日韩亚洲印度在线,欧美偷拍,理论免费观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