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聚焦

住建部明確6市試點共有產權房 北上深等城市在列

來源: 北國網-遼寧日報 作者:特約記者/肖 偉 日期:2014-04-09

住建部日前將北京、上海、深圳、成都、黃石、淮安6個城市明確列為全國共有產權住房試點城市,肩負著共有產權房“摸著石頭過河”的任務。

在產權方面的特殊之處,對目前已試點的共有產權房來說,業主可在一段時間內購買房產中政府擁有的那部分產權;一定時間內沒有購買的,繳納少量租金即可繼續居住;按市場價格出售此類房產時,也需將增值部分按照個人和政府的合同約定進行分配。

共有產權房試點

日前,住建部召開共有產權住房試點城市座談會。北京、上海、深圳、成都、黃石、淮安6個城市明確被列為全國共有產權住房試點城市。

所謂共有產權房就是政府和市民雙方共同擁有房屋的產權。中低收入住房困難家庭購房時,可按個人與政府的出資比例共同擁有房屋產權,而當市民有購買能力后,則可以向政府“贖回”另一部分產權,變“共有產權”為“自有產權”。

業內人士介紹,共有產權房個人和政府的出資比例可以進行調整,既有利于解決低收入家庭的住房困難,也可以破解夾心階層的難題。

早在2007年,江蘇省淮安市就已經開始進行共有產權房試點,目前這一模式已在江蘇省其他地區獲得了推廣。 2012年1月,上海也降低了共有產權房的準入門檻,月收入達5000元的也可申請。 2013年10月末,上海共有產權保障房開始搖號選房,去年全年共籌集3萬套房源。

此外,2013年10月北京公布的自住商品房其實就是共有產權房的一種。今年,北京市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提出了 “共有產權”這一概念,也就是自住型商品房。至于價格方面,北京市副市長陳剛表示,自住房的價格會比市場低30%甚至到50%。

合同明確產權比例

目前,共有產權住房被納入到保障房體系管理,屬于保障房范疇。但一些專家認為,共有產權房應“自成體系”,住建部副部長仇保興曾表示,未來應該會對其單獨歸類進行管理。因為共有產權房在產權所有上有特殊之處,隨之在產權變更上,此類房產也與其它保障性住房不同。

按照江蘇的規定,業主可以在5到8年的時間“贖回”政府擁有的那一部分產權,如果8年之后仍然沒有贖回的,只需要繳納剩余產權比例的少量租金仍然可以繼續居住。

住建部副部長齊驥介紹,“有些地方政府在出讓土地的時候,讓渡部分土地出讓金,甚至通過一些稅費減免的方式來降低建造成本,讓無房的群體能夠買得起。既然是共有產權,在簽訂銷售合同的時候,必須明確在這套房子當中購房人、政府各占產權的多大比例。 ”

值得注意的是,若購買這類住房的家庭收入提高了,也可將住房按照市場的價格出售,但合同當中已經約定的增值部分分配也應該執行。比如個人可能得到多少,政府的份額應是多少。也有可能有一些家庭收入增加以后,就買下了這一部分共有產權,這在合同中也可以做約定。

對此,齊驥強調,要明確共有產權的關系和這部分房產升值以后,增值部分各方面利益的合理分配。

也有分析人士提醒,在房屋增值、出現收益的狀況下,討論收益是應該的。但如果房價降低,是否該有一條雙方同時承擔虧損的規則存在,值得商榷。

相關制度有待完善

業內普遍認為,共有產權房的提出具有現實意義。

上海易居房地產研究院副院長楊紅旭[微博]認為,共有產權房降低了購房門檻,也緩解了政府的融資困難,非常值得在大城市推廣。具體而言,一是大城市的房價比較高,部分群體想擁有產權房,但是又沒有能力去全資購買商品房,給這部分購房者一定的股份其實就是在降低購房門檻,讓這部分人可以擁有部分產權。二是可以緩解政府融資難。這種房子出售部分的產權等于是政府可以回籠的資金,融資方面能夠滾動用于進行城市建設和發展。

但在平抑房價方面,業內人士認為其作用并不明顯。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玨林就對媒體表示,以北京為例,自主型商品房的推出可以解決一部分人的住房問題,但其入市只是在統計層面拉低北京房價,實際上很難平抑商品房的房價。平抑房價還需要在供給層面想辦法。

更為重要的是,共有產權房在相關制度方面仍不完善,而此次明確的 6個試點城市肩負著“摸著石頭過河”的任務。齊驥要求,北京等6個試點城市要進一步完善試點方案,特別強調要確保公平公正,并在此基礎上,探索建立符合國情的保障性住房供應體系。也有評論人士建議,在引入共有產權住房時可以結合當地保障房建設的實際情況,創新 “共有”概念,把政府和個人共有延伸到“單位和個人共有”、“政策性銀行和個人共有”等。

亞太城市房地產研究院院長謝逸楓表示,應當先在立法上有保障。目前,共有產權房在制度設計上還不夠成熟,缺乏系統完善的頂層設計。只有真正把制度研究透徹,配套的法律法規都完善以后再進行全面推廣,這樣才能避免走彎路。

最新无码专区在线视频,中美日韩亚洲印度在线,欧美偷拍,理论免费观完整版